海鑫鋼鐵走上破產之路

2014/10/28 16:44:22  瀏覽次數:3011  
信息來源:寧夏企業家協會  作者:企業家協會

                     海鑫鋼鐵走上破產之路

從3月18日公司最后一個高爐無奈熄火到現在,海鑫鋼鐵停產已逾一百三十余日。盡管破產似乎已經不可避免,但是這家山西省第二大鋼鐵企業、也是山西省最大的民營企業的命運,似乎仍未最后落定。

海鑫鋼鐵已經在6月11日向政府申請破產重整,但是這個方案遭到了債主們的反對,超過十多家債權人銀行也對其破產重整不置可否。于是,瀕臨危機的海鑫鋼鐵在最近一個月迎來一段平靜的僵局時間。

在這段時間,海鑫鋼鐵公司內部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留守,最高峰時海鑫鋼鐵曾有超過10000名員工。但是現在,他們中的大部分要么選擇了轉行,要么就被山西乃至國內企其它地方的鋼鐵企業趁機招工挖走了。他們與海鑫的聯系只剩下那些被拖欠的工資。

破產重整,即雖然走上破產程序,但是能維持生存下去的希望,李兆會希望通過這個方式先是阻止超過百億元債務的利息和罰息等繼續計算,另外則可以尋求重組進而恢復生產,讓海鑫鋼鐵的高爐重新燒起來。

這至少比單純的直接破產清算好,從這個角度看,李兆會似乎并未完全喪失東山再起的想法,只是他能讓海鑫鋼鐵再次活轉過來嗎?

停產至今,海鑫鋼鐵已至少嘗試過三次進行復產都沒能成功,一方面是外部的債務糾紛難以搞定,另一方面,鋼鐵企業的停產復產可不是簡單的開動機器那么簡單。通常情況下,鋼鐵企業面對市場過剩時,寧可限產也不敢把高爐熄火,因為一座高爐重新點火,至少幾千萬元就得投進去。

何況是海鑫鋼鐵的復雜情況,它最后的五號高爐熄火當初就是因為原料完全燒完了,庫存為零。李兆會要想把高爐重新點火,需要從原材料環節解決欠供應商的債務。有媒體測算過,海鑫鋼鐵復產最少需要投入十幾億資金。

李兆會至今都沒有公開露過面,似乎已失去了人們當年給予的信任。根據海鑫的債主們反應, 縣政府方面曾在5月23日組織李兆會與供貨商見了面,但結果卻是讓供貨商更加失去信心。 當時李兆會說的話還沒有縣政府的人說得多,“看不出來他對這個企業的熱情”。

                    從商學院案例到“敗家子”

李兆會接班的故事這些年來已經廣為流傳,中間故事的曲折性和戲劇情節甚至都能在中國歷代小說家的敘事里找到范本。

李家被外界稱為山西豪門,首先興起于李海倉的奮斗,等到2003年海鑫鋼鐵已經發展成為資產規模超過40億元的地方支柱企業。但是在2003年的農歷新年之前,李海倉在辦公室突遭槍殺。然后在爺爺的主持下,對接班沒有絲毫準備的李兆會被迫“黃袍加身”成為海鑫集團的董事長。

就像當年李兆會包括他的叔父們向外界透露的消息一樣,當時家大業大的李家眾人已經不需要再爭財產,他們首先考慮的是如何把海鑫鋼鐵辦下去,并且要辦好。而李兆會是最適合的角色。

李兆會最初也確實展現出不負眾望的樣子。李兆會接手海鑫鋼鐵第一年,海鑫完成總產值70億元,實現利稅12億元,成為海鑫發展最迅速、最好的一年。等到2004年,李兆會指揮的海鑫入股民生銀行成為第十大股東更是顯露出海鑫集團全面開花的良好發展態勢。

那時,李兆會對待海鑫鋼鐵本身,也讓人看到比較盡心盡力,在福建建廠受阻的情況下,李兆會又把目光轉向廣西,以求為遠處內陸的海鑫鋼鐵尋找突圍之路。海鑫鋼鐵自身產能擴建和產品結構調整等都制定了明晰的戰略,一派欣欣向榮之象。

另一方面,就像康熙親政式的宮廷戲一樣,當初負責輔佐李兆會的叔父們和海鑫鋼鐵的創業者們在這兩年相繼因各種原因和方式被調整出了決策層。彼時,盡管也有質疑的聲音出現,但是大體上李兆會取得的業績還是讓人信服,進而海鑫鋼鐵的接班也選進了商學院的經典案例介紹。

但是,轉折也是在入股民生銀行之后。海鑫鋼鐵和當地的政府部門發現越來越難以見到李兆會,而他投入在鋼鐵事業的精力也越來越少。反而李兆會在資本市場上進進出出,游興不減,不時有大手筆表現,但是收益在外人看來并不好。

與此同時,經歷了金融危機、四萬億投資和更嚴重的產能過剩后,海鑫鋼鐵走上的下坡路始終沒能回頭趕上,最終,高爐熄火的命運黯然到來。

一位原冶金部的老領導痛心于海鑫鋼鐵的沒落和李兆會的“不務正業”,認為“這位富二代并沒有把心思用在事業的經營上,而是買了飛機、娶了演員,不知道創業的艱辛和財富來自不易,就是一敗家子。” 

                  “不能讓它敗在我手里”

回頭來看,李兆會接班十一年的輿論形象是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人們總喜歡拿李兆會接班后的表現跟當年他父親在位時表現進行比較,進而得出其是否合格的結論,尤其是海鑫鋼鐵逐漸沒落后,李兆會那些不被人喜歡的習慣更是成為他“敗家”的罪狀之一。

比如他不再把維持和地方政府的關系看作海鑫鋼鐵的護身符,當地的政府官員想見他都找不到人,當年李海倉卻是八面玲瓏的交際行家;比如他很少在海鑫鋼鐵公司內部露面,員工們大多數人都沒見過李兆會,當年李海倉可是非常容易接近的人;又比如李兆會接班后就選擇遠離媒體,再也沒有接受過采訪,當年李海倉對媒體的態度曾是非常歡迎和開放。

通過可查閱的資料,李兆會當上海鑫鋼鐵的董事長之后,只有一次真正接受過媒體的采訪,那也是2003年他剛剛接班之后。此后這些年,包括在一些公開場合,李兆會都在極力回避媒體,海鑫鋼鐵的工作人員直接聲稱,“我們董事長從來不跟媒體打交道”。

也就是在那僅有的一次采訪上,留下了李兆會關于海鑫鋼鐵未來的片言只語。今天再看這些話,不得不讓人唏噓不已,難以評述。

“現在財富對我來說是種壓力,我明白海鑫有9000多人等我開飯,我一個決策失誤,會砸掉許多人飯碗。這個壓力對我是太大了。”

“我要照顧我的家,我的母親和妹妹。公司是我父親的,不能讓它敗在我手里。企業目前的條件比我爸創業時好了不止一千倍,我再做不好,就是我無能。”

他不想海鑫鋼鐵敗在自己的手里,誰知十年后真的就敗落了。但是你很難說,這是李兆會故意舍棄的事業,也很難下結論就認為是他確實愚笨無能。也許,他只是在錯誤的時間成為了錯誤的繼承人。

可以一位媒體觀察人士發表的文章觀點做個結束:“出現今天的局面,可說是海鑫三代人聯手導致,但歸根結底是創始人在創業時沒有構建一套合理的接班制度。這提醒廣大家族企業,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傳承規劃,家族企業是不可能長久的。”

上一篇:禍起民間借貸 光耀地產陷資金困局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 2013-2018 寧夏企業家協會 寧ICP備:10200291號-1
聯系電話:0951-6042152 熱線電話:0951-6042152 傳真 :0951-6042152地址:寧夏銀川市金鳳區親水北街萬達嘉年華酒店公寓A座19樓
技術支持:西部云商
彩票高手交流 健康| 雅江县| 宜宾市| 海兴县| 广宁县| 安龙县| 秭归县| 唐河县| 平果县| 哈巴河县| 叙永县| 五大连池市| 宜兰县| 洛阳市| 镇远县| 子长县| 霸州市| 林芝县| 华蓥市| 鄄城县| 沐川县| 分宜县| 泰来县| 红原县| 苏尼特左旗| 望奎县| 白玉县| 藁城市| 新丰县| 南阳市| 高安市| 巨鹿县| 牙克石市| 漳浦县| 云安县| 石家庄市| 南雄市| 鄂尔多斯市|